fbpx
logo
線上收聽播放器

8 月 2020

離鄉追夢,也勇敢追愛

文/Xavier 馬鴻裕 圖片來源/田中千繪FB   早年因拍攝電影《頭文字D》而愛上臺灣的田中千繪,在2006年6月決定來臺灣發展,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語教學中心修讀中文課程,殊不知一待就待了14年,期間不僅努力追夢,也勇敢追愛。 常在螢光幕前出現的田中千繪,在錄音當天帶著偽素顔妝走進幸福電臺,可以看見她由内而外散發著自信和美麗。在訪談的過程中,儘管她的中文發音並不是非常標準,但可以感受到她的真與實,是第一次見面就會讓人愛上的藝人。   臺灣?臺北?傻傻分不清楚   對於外國人而言,臺灣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呢?在許多重要的國際活動中,臺灣皆以「Chinese Taipei(中華臺北)」作為代表名稱,所以才會導致有很多的外國人誤以為「臺灣」等同於「臺北」。 回憶起剛來臺灣的時候,田中千繪不禁自嘲:「傻眼,為什麼當初會連臺灣和臺北都分不清楚」,並分享自己曾經在淡水迷路的經驗,所幸當時在一對情侶的熱心協助下,她才得以順利搭車回家。 當主持人問到為什麼有機會參與周杰倫2004年新歌〈七里香〉MV女主角的拍攝,田中千繪笑著說:「我那時候就跟傻子一樣,完全不知道周杰倫是這麼厲害的歌手,後來知道〈七里香〉是他所創作的,我就更驚訝了!」如此幽默的回應,讓整間錄音室瞬間充滿歡樂的氛圍。   I am who I am,選我所愛,愛我所選   離鄉追夢,需要的不只是理想,還需要一顆無懼風雨的心,因為人生沒有如果、也無法重來,我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一段未知的流年,既然選擇了就必須勇往直前,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到底。田中千繪對演藝事業充滿了熱忱,但是面對「家人」和「夢想」的抉擇,她最終選擇離鄉背井,遠赴臺灣來發展個人演藝事業,原因有二。 其一,16歲就在日本出道的田中千繪,演藝之路走得並不是那麼順遂,她說:「我在日本演了近十年的戲,卻沒有屬於自己的代表作,所以我決定離開日本到外國去試試看自己的實力。」原本在師範大學畢業的她準備返回日本,碰巧遇到在臺灣發展的北村豐晴日本導演,透過他的引薦認識了魏德聖導演,因此參與了電影《海角七號》演出「友子」一角,也確實達成一開始的目的,交出了一部備受矚目的代表作。 其二,田中千繪的爸爸田中東尼(原名田中孝始)是一名日本頂尖彩妝師,從5歲開始專研美容和彩妝等相關學問,引領日本彩妝業的發展超過60年的時間,更在1969年開始參與好萊塢電影的化妝師團隊,是最早進入美國美容時尚界的日本人。如果跟著父親的腳步學習,想必可以闖出另一番天地,但是她並不想活在父親的影子底下、不想被大家稱做「田中東尼的女兒」,而是做自己的「田中千繪」。   内在美,勝於外在美   大家對於「美」的定義略有不同,而一個人的美,不僅是由外貌決定,還跟個人的内在修養有很大的關聯。外在美無法決定我們可以做什麼,但是我們的所作所為,卻能夠決定我們的內在美。 隨著電影《海角七號》的播出造成熱烈的回響,讓田中千繪的知名度瞬間曝增,在臺灣的發展也相當順遂,但她並沒有忘記自己的根,決定開拓第二專長,繼承父親累積多年的彩妝哲學,坦言自己不害怕年齡的增長,因為她一直追求的,是豐富的知識、智慧和經驗。 對於如何充實自己的内在,田中千繪表示每個人都應該學會「愛自己」。雖然她一開始會覺得愛自己很自私,好像世界都必須以自己為中心來運轉,但直到大約3、4年前被劈腿,才發現原來自己認為愛另一半的方式,給對方帶來了不少的壓力,更自責自己是一個很自私的女朋友。她接著說:「愛自己不等同於自私,而是學會怎麼去珍惜自己,並充實自己的生活和豐富自己的内在。」     「內在有豐富的知識、智慧和經驗,勝於彩妝賦予我們的外在美,唯有當我們充實自己的內涵,這個世界才會變得更好,而這也是一種愛自己的表現方式。」——田中千繪。     編輯室:所有愛的源頭,都是從愛自己開始   幼年的我們,追求父母給予的愛; 成年的我們,追求伴侶給予的愛; 老年的我們,追求孩子給予的愛。   人的一生中,不論是哪一個階段都離不開「愛」這個課題,我們可以因為愛而感到幸福,也會因為愛而覺得痛苦,但最重要的是在追求「愛」的過程中,千萬不要盲目地給予而迷失了自我,否則很有可能會導致兩敗俱傷。 在14年的歲月裡,田中千繪遇到了很多的人、體驗了很多的愛、歷經了很多以前從未想過的遭遇,因此把這些生命故事一一寫成自傳散文集《四十,仍懂愛》,並告訴大家「所有愛的源頭,都是從愛自己開始。」 一般來說,我們直覺會認為藝人出現在公眾面前時,都會把自己打扮得很精緻,但田中千繪卻顛覆了我的想像。我喜歡她坦率與真誠,從她的言語中可以得到許多人生哲理,尤其是「如果你不先學會愛自己,又要如何去愛別人呢?」 從現在開始,學會多愛自己一些吧!     Facebook傳送門 ➡ 幸福廣播電台   延伸閱讀 ➡ 水靈文創...